左邊是李昌鎬,右邊是常昊

轉載自棋聖道場

围棋是远行——李昌镐九段访谈

--------------------------------------------------------------------------------
http://weiqi.tom.com 2004-10-01


  【TOM棋圣道场】这是韩国《IVF》杂志(青年杂志)主编金容焕对李昌镐的采访。在这篇采访中,李昌镐首次涉及到了他的围棋观、胜负观、以及境界或棋道的东西。李昌镐依然言简意阂、或者不善于表达,更是没有华丽的高论,但是仍可以管窥到他内面世界的所思所想。

  采访是在李昌镐在汉城瑞草区蚕院洞的自宅进行,金容焕发现李昌镐的房间里没有任何奖杯或纪念性的对局照片,墙壁上只挂着全家福,电视上放有他小时候的对局照片。

  金:你开始学棋的起因是什么?

  李:关于学棋?最早我是在祖父背上看他和棋友们下棋。祖父看我看的有趣,就试着教我,我就一点点跟上来了。于是,祖父就带去棋院正式学棋。

  金:请你简单向普通人介绍围棋的魅力。

  李:围棋的魅力?可以说有很多,但是要准确说出来却很难。我觉得学棋一定程度理解围棋的阶段很难。比如围棋的基本原理、掌握死活和规则等等。不过坚持几个月后理解了,就可以喜欢上围棋。这时候无关棋力都可以享受围棋了。围棋的魅力,或许就是按不同的状况自由下棋。

  金:通过围棋,可以悟彻人生哲理吗?

  李:除了围棋,其他也可以吧。

  金:职业棋手必须意识到胜负。可是过分执著胜负会不会降低围棋的妙味和魅力?

  李:在业余棋手的阶段可以可以离开胜负享受乐趣,可是成为职业棋手立场就会改变。因为成绩毕竟对职业棋手很重要,很难说完全没有胜负意识。我现在一点一点努力胜负意识下享受围棋,但是一开始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后来在学习的过程中,觉得享受围棋会对我有益。

  金:你有没有离开胜负,虚心下过围棋?

  李:完全抛开胜负意识我没有做到过,但是我想做到这一点,而且我正在努力。可是,我自己疑问将来是否完全能做到这一点?

  金:换一个问题。围棋不可能始终赢,在你的输棋中有没有让你很痛苦的一局?

  李:记得东洋证券杯上输给依田纪基九段的那一次我感到痛苦过。但是很难说仅是这一次,只要在大比赛中出现大失误或因低级失误输棋,我就会自责。

  金:棋迷经常看着你耐心追赶形势很不利的棋受到感动。普通人们都会有“既然不行了,不妨冒险”的想法,但是你自始至终按正手追击令人印象深刻。

  李:棋的形势或好或坏只会有一个(在李昌镐看来,形势没有差不多的时候)。如果形势不好,我也会最大努力去扭转,不可能始终下正手,只是尽可能下正手,所以有些无理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而且对方也是高手,太无理的棋是行不通,只有尽量下正手等待机会。围棋不免互有失误,很难完美赢棋。所以过程虽然痛苦,但必须忍耐。

  金:记得你曾经说过“围棋是远行”,你什么时候有过这个想法?

  李:我小时候不愿意读书,几乎没有上过学,一直在下围棋。4,5年前开始我关心其他领域,开始读书。我读着读着感觉到围棋和其他事物原理基本相同。于是我觉得围棋一辈子都学习不完,只有一直学下去。在一次接受采访时,我好像谈了这个感受。

  金:记得你还说过“真理贯一”,希望你早日遇到这一真理。你最尊敬的棋手是哪一位?

  李:过去我也说过,是林海峰老师。我从小开始大约和他下过10盘棋。每次和林老师下棋,我都觉得他是我的楷模,无论是对局态度,还是对局前后的谈吐。我学了很多。

  金:你怎么看你的老师曹薰铉九段为韩国围棋做出的贡献?

  李:我觉得老师70年代留学回来,带动韩国围棋飞跃发展。一开始赵南哲先生打下了韩国围棋的基础,老师是大幅度提高了技术水准。世界棋战刚出现时,韩国的实力没有得到认可,所以待遇并不公正。老师作为唯一的韩国代表参加首届应氏杯并获得冠军,这时候我深受感动。

  金:你惜言如金这是出于性格还是从小和大人对局的缘故?

  李:我也说不清楚。据说我小时候很淘气,这可能是我原来的性格。可是,自下棋开始我变的沉默,而且性格内向。从7,8岁下棋到现在我20多年来我一直这样生活。这期间和我对局的人都是大人,所以不能多说话。我想是环境的影响。

  金:中国的马晓春九段、常昊九段和你进行了很多重要对局。其中马晓春九段酷爱实利,曾经听讲解的棋手说:实地收的过分了吧?你和马晓春九段的对局经常是马九段实地领先,但是后半盘出现失误输棋。我看到的一则评论说:“马晓春九段似乎总是意识李昌镐九段的官子功夫,所以倍感压力。他是在这样的内心压力下出现失着”。我对这一点也有感受。有人说棋战实际也是心战,你是在关键处始终能不为所动走出正手,这一点很让人佩服。

  李:我也听到过很多这种说法,但我觉得并不完全正确,因为我动摇的时候同样很多。只是,我可能比对手相对少些。所以我也努力让自己有平常心,而且希望有这方面的书籍能帮助我身心平静。

  金:还有一种说法:中国的天才棋手马晓春九段和常昊九段因不能跨越你陷入了低迷。

  李:我并不觉得是这样。因为中国的新锐棋手同样成长很快,在这种冲击下保持领先很困难。这时候尤其需要内心的安定。

  韩(随同记者):通过棋外事物间接助长棋力和专注于围棋积累技术,你现在哪一方面更多一些?

  李:(长考)...不好说。如果人生只需得出围棋得答案当然要只专注于围棋。如果想提高棋力专注围棋自然会比旁骛的人有利一些。可是,平生只下围棋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暂时改换氛围也是智慧的选择。我觉得偶尔通过其他事物印证围棋会很有帮助,我是这样认为。

  金:形势判断无论是在围棋还是在人生都是非常难的事情。比如,人生面临抉择、决断很想从一生的角度判断人生局部的得失。但这实际上做不到。我觉得围棋值得借鉴的地方就是这种形势判断,人们评价你的强处在于正确的形势判断和收官。你是如何从全局入手驾驭棋局?

  李:我觉得局部战斗我有利的棋很多时候在全局上对方反而优势。围棋格言同样反复强调要注重整体,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