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引用自沈君山先生.

沈先生也算是個奇人,研究不知道做得如何,但是橋牌圍棋和政治倒是
佔了他人生很大的一部份.用一般人的角度看,應該算是多采多姿吧.

有意思的是,沈先生自己這輩子追的兔子可絶不止兩三隻,卻用這句話
來告誡弟子,恐怕也是因為自己的體驗,所以才會諄諄提點後輩貪多
嚼不爛的道理吧.

拼榖說這些不是要嘲笑別人的,正是要嘲笑自己.人家至少抓到過
幾隻兔子,雖然可能最後都給兔子跑了.可是拼榖卻連一隻兔子的尾巴
都還沒摸到過呢.

心太亂了.得靜下來好好想一想.

    全站熱搜

    bwPing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