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是二二八和平紀念碑的倒影.
上個月登了幾張二二八和平紀念碑的照片以後,一直想寫點東西,所以
今天嘗試了和以前不同的做法,把極短篇的小小說放在中間.

------------------------------------------------------------------------






“人生是很短很短的,這是我聽到父母飛機失事的時候腦袋裡迸出來的第一個念頭。妳知道嗎?當我第一次聽妳彈鋼琴的時候,也是這個想法。“


我的心輕輕的跳了一下。

“是這樣的嗎?”有個聲音,輕得幾乎聽不見的聲音,問我自己。


大約是從國中的時候開始吧,年長的親戚們開始偷偷的說我長得像外婆,聽他們說,甚至連彈琴的神韻也有三分影子。二二八事件發生那年,外婆在台大作助教,從辦公室被穿兩個穿中山裝的人帶走了。走的時候才24歲,後來、再也沒有回來。外公和外婆兩邊的家族裡動用了所有的關係,都沒有辦法查出外婆的下落,只知道人是警總帶走的,但是到了東本願寺以後就沒有紀錄了。


外公曾經不只一次在我彈鋼琴的時候流下淚來,無聲地、用像雪一樣白的手帕拭著淚。那時候我只知道外公心裡難過,對於鰥居老人那深深的思念是完全不懂的。


外婆的父母是迪化街的布商,為了外婆的事到處去敲門塞錢,被騙了不知道多少次,總歸是不死心。後來大概確定是找不回來了,就開始求神問卜、希望好歹能夠把外婆的魂魄招回家,又走了好多冤枉路。這段期間大舅公還被朋友牽連入獄關了半年,放出來以後沒有多久,大部分的家族成員就陸續搬到日本去了。


外公終身沒有再娶,離開了臺大醫院,一個人守著小診所和女兒,就這樣無風無浪的過了四十年。


外婆剛失蹤的時候,媽媽才一歲十個月,常常瞪著大眼睛問外公

”媽媽什麼時候會回來?”。









外公只是搖搖頭,一句話也不說。
----------------------------------------------------


    全站熱搜

    bwPing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