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矮的屋頂,變成雞蛋花的中途之家.

花瓣細緻的紋理,和粗糙的屋頂,形成某種對比.

左後方有兩朵花,看起來像是披了斗篷匆匆趕路的人.

如果花落就好像曲終人散,那麼,花兒走下舞臺的身影,各有不同.




全站熱搜

bwPing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