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4)

這次的四張照片都和玻璃或是反射有某種關係。

第一張照片是在三樓文學區的裝飾玻璃。詩人能夠把文字使用的如此純熟而
不落俗套,實在很了不起。

第二張照片是從三樓的簡體館透過玻璃拍茶館的椅子,在玻璃這一頭的書像
海市蜃樓一樣的變成了漂浮在空中的風景。

第三張照片是四樓藝術書店的哈哈椅,把書本給扭曲了。

最後一張則是藝術書店的大書桌。我覺得這張大石桌是個很貼心的設計,這
樣大家就可以放心的把重重的藝術書攤在桌上看,省了力氣也免得傷了書。













-------------------------拼榖碎碎唸------------------------

拼榖自己沒有什麼寫詩的天份,但是打從心裏佩服詩人。其實不只是詩人,
小說家、散文家、記者、編輯、翻譯者,還有替歌曲填詞的人,都是天天在
和文字玩遊戲,也天天和文字奮鬥拼搏的偉大人物。

拼榖國中的時候寫作文,有一陣子喜歡把最後一個標點符號放在稿紙的最後
一行最後一格。剛開始老師沒有發現,發現以後是又好氣又好笑。事後看來
,這個突發的念頭變成某種考驗編輯能力的好辦法。文章寫到中途的時候就
會開始估計後續的段落和內容,然後到了最後一段的時候進行精算與必要的
刪減或是增加某些裝飾用語。前幾次純粹是好玩,到了後來變成一種遊戲與
儀式。

高三的時候,國文老師批改作文相當認真,對於他同意或是有意見的部分總
是洋洋灑灑寫下大半張紙。大約是在那個時候,我開始挑戰在有限時間內能
夠寫下的作文長度的極限,也開始把作文的段落從起承轉合四段式朝更複雜
的結構挑戰。我個人覺得這樣的訓練是很有用也是很有意思的。

前陣子拼榖有個小學生朋友寫作業寫到咬牙切齒,一問之下原來是家長要求
他寫作文先打草稿。拼榖從小就不打草稿,也不覺得草稿對所有人都適用;
但是我覺得在寫作的過程中,對於整個文章的結構和內容要有某種藍圖,不
論是寫下來或是放在心裏。當然,這個藍圖是可以有彈性和模糊性的。



今天的碎碎唸借用鄭愁予的詩作結尾:



是誰傳下這詩人的行業,

黃昏裏掛起一盞燈。






全站熱搜

bwPing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