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塗鴉是一個城市必須面對的困擾,就算是有很多監視器的布里斯本一樣
要面對這個問題。

在沒有獲得授權的情況下,隨意在別人的產權、或是公有財產上頭畫畫,
其實是對於他人的某種侵犯行為。

老實說,有些塗鴉還蠻有創意的,但是並非所有塗鴉皆如此,所以我覺得
適當的管理是有必要的。劃定特定區域讓塗鴉藝術家大鳴大放,是可行的
方案。

第四張照片只添了兩筆就多出一把槍,和原本的標誌配合的很好,可是槍
枝代表的暴力意涵,卻讓人看了皺眉頭。

塗鴉,尤其是帶有暴力色彩或是重複單調的亂畫,總是讓我覺得是某種犯
罪的標誌,也讓人覺得那個區域的治安不太好。

台北這幾年也零星出現一些塗鴉,市長候選人也各自發表了看法。我相當
期待政府能夠正視並解決這個問題。





想都不要想。





空腦小人塗鴉。





別錯過。





多了一把槍。





--------------------------拼穀碎碎念--------------------------


塗鴉其實就是對他人不尊重的一種展示。

我們在雪梨坐地鐵,有天晚上稍微晚了點,大概已經過了10點,兩個青少年在車
廂裡頭嚷嚷,動作又誇張,充滿了挑釁的意味。車廂裡頭除了我們,還有兩個30
上下的上班族男子,以及兩個20多歲的女生,外加一個老太太。大家都很戒備,
尤其是那兩個上班族男生和我,更是處在隨時可以出手的狀態。那兩個小鬼鬧了
兩三分鐘,看看佔不了便宜(有個上班族很壯,身材有點像梅爾吉勃遜),才摸摸
鼻子走了,大家也才鬆了口氣。

不尊重別人的人,實在非常討人厭。








    全站熱搜

    bwPing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