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是對朱學恆先生"Web2.0的反撲"這篇文章關於Digg密碼事件部分的
評論,完全不討論朱文關於無名小站的部份。

關於Digg密碼事件,在說明我的看法之前,我要先大量引用朱先生的原文:

(引用開始)
-----------------------------------------------------------
這一切都是從2007年2月某名駭客對外宣稱他已經破解了新一代藍光光碟BD和
HD-DVD的加密系統開始的。他公布了一串關鍵密碼,透過這個密碼,BD和HD-
DVD的加密技術將被徹底破解……

當然,像我們這種科技界的落後份子根本不會注意到這件事情。但業界的內行人
士早就開始不停流傳這一串的關鍵數據,而隨後Advanced Access Content
System Licensing Administrator的律師就開始追著這些數字跑,到處寄出
律師函、以觸犯版權保護法的理由要求各網站自律、砍文。

同樣的,這個事件在2007年5月1日之前還是沒有多少人注意到的。

但一週前,有個使用者Digg了這個密碼的消息,Digg在舊金山的總部跟著收到
了律師函,於是把這些消息從資料庫裡面移除,然後在2007年5月1日在Blog中
解釋了這樣做的原因。於是,web 2.0的大反撲開始了。

從2007年5月1號,美國西岸時間的中午開始;大量的使用者認為這樣的砍文侵
犯到了Digg所賴以為本的網友發言自由權,於是開始刻意的將所有相關的文章
推到Digg的第一頁,網友成立了相關的網站記錄,各種圖片惡搞、密碼轉換
(很類似那個PTT的孫權自立為海賊王的故事)……如果你想聽聽看這個密碼的
歌曲版?紐約的一名歌手Keith Burgon把這串密碼改編成歌曲,上傳到
youtube上面,一天之內就有超過八萬人瀏覽。

到了2007年5月1日晚上9點,Digg放棄了和網友的對抗,選擇和網友站在同一邊。

Digg創辦人Kevin Rose的Blog上面寫的很清楚
(http://blog.digg.com/?p=74 )
But now, after seeing hundreds of stories and reading thousands
of comments, you’ve made it clear. You’d rather see Digg go
down fighting than bow down to a bigger company. We hear you,
and effective immediately we won’t delete stories or comments
containing the code and will deal with whatever the consequences
might be.
If we lose, then what the hell, at least we died trying.
(但現在,在看過了數以百計的故事和成千上萬的意見之後,各位已經清楚的表
達了你們的意見。諸位寧見Digg因與跨國企業頑抗而亡,也不願見Digg因卑躬屈
膝而活。我們聽見了,從這一刻開始我們將不會刪除任何與該密碼相關的文章和論
述。我們也願意面對所有因此行為而造成的後果。
就算我們最後依舊失敗,但至少我們曾努力奮戰到最後一刻。)

《紐約時報》的結論中引述了維吉尼亞大學法學院助理教授的話,因為有太多的
網友參與這個事件,娛樂和內容產業自此將再也沒辦法進行任何有意義的法律行
動,因為沒有人可以控告幾萬、甚至幾十萬人……

至於我的看法?
熱血總比貪財要好!
Digg也比無名小站要好!
這篇文章就算又沒有平面媒體敢收也無傷,反正我寫出來貼在網路上免費讓大家
看也蠻爽的!

同樣的,本篇文章歡迎轉載,僅需註明出處和作者即可。
--------------------------------------------------------------
(引用結束)


我不同意朱學恆先生關於Digg密碼事件的評語:"熱血總比貪財要好!"

在我看來,Digg的讓步只代表了技術不足(雖然我不知道阻擋技術可以好到什
麼程度)以及/或是經營階層的媚俗,Kevin Rose發言的"熱血"只是兵臨城下、
不得不然。

殺君馬者道旁兒。如果Digg真的成為這個事件的祭品,那麼參加這次行動的"熱
血"鄉民,願意為此流淚的人大概沒有幾人吧,反正玩殘Digg以後還有很多
Web2.0網站可以玩。

我記得以前看布袋戲聽過一句話,"死道友不死貧道"。這不叫熱血,這叫做殘忍
與不負責任。

"因為有太多的網友參與這個事件,所以娛樂和內容產業自此將再也沒辦法進行
任何有意義的法律行動。"上面這位助理教授的論述只讓我看到民粹的精神有潛
力利用Web2.0發揮到極致,這樣的作法,不是Web2.0的反撲,只是反對版權的
群眾利用Web2.0掩護自己的行動。



不是人多的活動就合法,違反法律卻可以不受法律制裁也沒有什麼值得驕傲的。




p.s.1.上面的討論我迴避了Copyright與Copyleft的爭議。版權與言論自由
的衝突是個值得討論的議題,但是我不同意朱學恆先生把反版權人士的行動解
釋成Web2.0反撲的說法。

p.s.2.雖然朱文的重點在無名小站,我的論述有小題大作的嫌疑,但是我就
是無法苟同他對於Digg首頁事件的看法。


---------------------------相關網誌-------------------------

Web2.0的反撲
朱學恆的路西法地獄原文。


Digg Surrenders to Mob
TechCrunch網站Michael Arrington對此事的評論。

再談多數暴力
小白的窩。

09 F9 11 02 9D 74 E3 5B D8 41 56 C5 63 56 88 C0 让我见识了 Web 2.0 用户的力量
這位KennyP先生是個"熱血"的看熱鬧派。


---------------------------拼穀碎碎念------------------------


今天是五四運動88周年,我寫這篇真是具有紀念意義啊。





    全站熱搜

    bwPing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